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日月永在 > 第三百五十五章:审察(上)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dingtxt.com
    “你怎么回来了?”

    一大早,刚刚抵达总参的朱棣一进署衙就怔住了。

    他竟然在总参看到了马大军!

    “你不好好在西南署理你的军务,谁准许你回来的。”

    朱棣有些生气,边疆重将私自入京,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见朱棣误会发火,马大军心里却一阵暖意,不是拿自己当心腹,人家凭什么要关切自己行径的对错。

    “末将这次是奉圣喻回来的。”

    上前两步接过朱棣接下的披风,马大军解释道:“陛下圣谕末将回京交差,找燕王殿下汇报西南军务。

    本来末将是想直接入宫面圣,不过陛下最近忙着国事,就把臣给打发了,让臣先来见燕王,到了连面都没能见上一次。”

    朱棣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皇帝就算再忙,也不可能忙到连见人的功夫都没有,尤其是见像马大军这种军功卓著的边疆重将。

    礼贤下士和开明宽和一直都是朱允炆的帝王魅力,没道理这么耍马大军。

    不远万里召回来却不见?

    “你是不是在西南惹出过什么幺蛾子?”

    朱棣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不提则罢,他这话一开口,便见到马大军脸色满是懊恼悔恨。

    “燕王明查,末将此番回京,乃是来负荆请罪的。”

    说着,便将自己此前觐献芙蓉粉一事的原委和盘交代,直听得朱棣目瞪口呆,而后指着马大军的鼻子浑身哆嗦。

    “你...你这是在找死!”

    马大军献毒的事,除了朱允炆和双喜之外,朱棣完全是不知情的。

    他甚至都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种毒物,能让人上瘾且欲罢不能,难以自拔。

    一个边疆重将向皇帝献这种毒品,若说不是包藏祸心,饶是朱棣大咧惯了都是不信的。

    更何况,一个猜疑心重的皇帝。

    骂了两句,朱棣负手开始原地踱起步来,愤怒过后的冷静,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同的意味。

    如果说皇帝心里定了马大军的死刑,一道圣旨下来,由不得马大军不尸首分离。

    没道理再让后者先来总参找朱棣这个燕王来汇报西南军情。

    这说明,朱允炆的心里现在也是摇摆不定,打算让朱棣先了解一二,然后再议论这件事。

    “末将深知罪大恶极,特请燕王殿下能带末将面圣。”

    停下脚步,朱棣的眼神微冷:“你是想让孤替你求情?”

    “绝不是。”

    下意识的,马大军已经脱口否定,而后轻叹一口气,垂头耷耳道:“末将罪该万死,哪里还敢厚颜求燕王陈情,只是希望燕王知晓个中原委后,能求陛下开恩,宽赦末将一家老小,不使其被流放万里。”

    马大军的忠心朱棣从来没有怀疑过,明知回南京极有可能是死路一条,如果马大军包藏祸心,那是绝对不敢孤身回京的。

    大不了,在西南番邦搞割据?

    虽然成功性寥寥,但终究算不上束以待毙。

    敢回来求死,就足以说明在为人臣之秉性上,还是靠得住的。

    念及至此,朱棣幽幽一叹。

    “孤尽力而为吧,你啊,你真是胆大包天,惹出这番弥天大祸。”

    匆匆扔下马大军,朱棣也顾不得去找朱桢商榷西北军务的细节,匆匆奔皇宫而去。

    等朱棣赶到的时候,朱允炆好像早有预料,已经抢先开了口。

    “四叔如此形色匆匆的来见朕,是为了马大军的事吧。”

    还没等朱棣点头应下,朱允炆已是自顾自的开口道。

    “四叔倒是惜才,这么多年,朕还从未见过四叔为了谁如此焦急过。”

    见朱允炆还有心打趣自己,朱棣悬在嗓子眼的心便微微回落,踏实了不少。

    “陛下圣察,臣确实是为了那楞种而来,方才马大军跟臣解释了一二,个中原委......”

    “朕不想听解释。”

    挥手,朱允炆毫不留情的打断,而后不屑一笑。

    “四叔你觉得,解释这种东西能信吗?”

    朱棣顿时结舌。

    这不是寻常家常琐事、鸡毛蒜皮。

    这是涉及到一个皇帝,涉及到江山社稷稳定的大事,在如此重大的事态面前,解释是最无力的一种方式,其本身的真假甚至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作为皇帝的朱允炆到底还愿不愿意相信马大军。

    杀或者留,都要朱允炆自己来做决定。

    想明白,朱棣黯然一叹,勉力拱手道。

    “马大军这个楞种虽说此番犯了大错,到底是在西南履立功勋殊荣,陛下应该对此人也是有所了解的。

    这是一员虎将,甚至是一个正在成长的统帅。

    这么一员帅才,折了太过于可惜了。”

    朱棣决口不提忠心这两个字。

    是不是忠心耿耿,他说了不算,马大军自辩也不算。

    朱允炆要是不信,那马大军就是剖心挖肝,那也是乱臣贼子。

    不说秉性为人,只说军功能力,朱棣算是抓住了朱允炆这个皇帝的弱点。

    自己这个大侄子的为人,那么多年朱棣是了然于胸的。

    对国朝有用的人才,纵使有些小毛病,朱允炆这个皇帝都能包容,要是能起到半壁江山的作用,那皇帝更是赞不绝口,开明宽仁的。

    “臣当年猪油蒙了心,不忿父皇生前力主陛下为储,当年陛下登基,谕臣国朝之重,是以宽赦。”

    旧事重提,朱棣拿这件事为马大军做起了开脱。

    “若此獠真真胆大包天,断无有孤身回京卸职交差的道理,西南屏障,七国联军,马大军可擎半壁,望陛下慎察。”

    朱允炆没有说话,因为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楚他当年跟朱棣说过些什么了。

    如果现在朱棣要有反意的话,他还能饶得过朱棣吗?

    未必见得了吧。

    他是朱允炆,不是朱允文。

    是皇帝,不是秘书!

    “朕许他高官厚禄,让其做手握雄兵的大元帅。

    不念皇恩,不粉身相报还则罢了,还阴谋行径,四叔你说,不该杀吗?”

    说着,朱允炆怒气勃勃的一砸大案:“朕养出来一条白眼狼!”

    朱棣的心头猛跳,背心瞬间渗出了汗水。

    自己这个大侄子的威势,日趋盛隆了。

    虽然心里紧张,但朱棣还是觉得自己这个侄子断然是没有下定决心的,所以他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

    复请道。

    “臣斗胆,为马大军求情,还望陛下慎察。”

    暖阁里的气氛凝重而压抑。

    高居首座的朱允炆良久才吐口道:“既然燕王一力担保,那朕就再给他一个机会。”

    不唤四叔唤燕王,朱棣已是心中冰凉。

    “双喜。”

    “奴婢在。”

    尖细的声音响起,朱棣便听到朱允炆那冷冰冰的指示。

    “你跟燕王一道,将马大军拿入诏狱审问,三法司主官会审。”

    审察一个马大军,皇帝派出了一个规格超标的队伍。

    越是如此,朱棣越是摸不清头脑。

    皇帝到底,想不想杀马大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