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带着学霸老公重生 > 第一百十八章八次没问题(感谢锦上添花摸摸头、沐沐如风尖挂的打赏)

第一百十八章八次没问题(感谢锦上添花摸摸头、沐沐如风尖挂的打赏)

    周刚也是刚走到他们位置旁边,看了两人手中的面包和牛奶,还算和蔼道:“出去吃了再进来,以后晚饭还是别偷懒,再怎么要吃些。”

    这话仅对于温夏和秦墨这两个学霸,要是换一个人来,你试试。

    对上潘森的视线,周刚伸手打了他肩头一下,不重,“看什么看,赶紧写作业,这次月总结你再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充数,我就喊你爸来看着你写。”

    潘森伸出食指挠了挠头,跟他贫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好啊,人生哲理。”

    “再贫嘴,就让你磕两斤瓜子,看着你磕,看你磕完还讲不讲话。”周刚瞪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多凶。

    周刚平时跟学生们想处都很和蔼,偶尔还能一起吃饭讲点话。

    楼梯口垃圾桶里旁边,温夏咬了一口面包,一边吃一边“埋怨”道:“老公,你不靠谱。”

    秦墨自知理亏,把牛奶凑到她嘴边,“老公错了,别生气,下次我看好。”

    温夏喝了一大口,“哼”了一声,“没有下次,我再也不相信你了,身为律师,一点都不严谨。”

    见她嘴上沾起了奶沫,秦墨挑了挑眉,弯腰就亲了上去,奶香又软。

    感觉很好。

    这时,楼梯传来脚步声响,由远到近,温夏第一反应猛的推了开了秦墨,秦墨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身子向后踉跄了一下。

    温夏看他要倒,脸色一变,连忙伸手拉她,结果她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两人倒在了地上,随即秦墨闷“哼”了一声。

    这时投下一抹黑影,教导主任急切的声音:“没事吧?”说着就伸手扶起了温夏,随后秦墨也站了起来。

    温夏脸色绯红,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按他那点了。

    “没……没事。”

    秦墨确实疼得够呛,身子微微弯着,缓了一会,才摇头,“没事。”

    “没事就好,走路小心点,幸好没有摔下楼梯,不然就要出大问题了。”

    教导主任关怀了几句,随后又道:“你们去哪?这会已经上自习了。”

    秦墨不可能说周刚让他们出来吃面包,“嗯,板报要重新办了,我打算趁这会空闲去办了。”

    “不用了,你们现在高三了,抓紧时间复习,板报就让高二的办。”教导主任看他的眼神很欣慰。

    看着两人进了教室,教导主任才开始慢优的巡看教室,看有没有逃课或者在外游荡的学生。

    有周刚坐阵,教室很安静,静到翻书写字的声音都能听见。

    温夏收到了秦墨递过来的纸条:差点下半辈子的“幸福”都没了。

    温夏心虚的摸了摸鼻尖:还好吗?我不是故意的。

    很快纸条又传了出来:八次没问题。

    温夏:“……”

    八次个头!

    她撕碎了纸条,报复性的丢尽他的抽屉里。

    ……

    这才六月份,离本学期结束还有一个月,但体育课已经被通知是最后一节课,嗯,整个高中生涯的最后一节课。

    最后一节课也是体育考试,学校不太重视体育课,考试的项目比较简单,立定跳远,跑步这两个项目。

    跑步男生标准是2分40秒,女生是 3分20秒。

    跳远男神标准是2米2,女生是1米8。

    对于别人来说简单,对温夏来说就是囧。

    她跑步勉强可以,立定跳远是真不行。

    一想到她以前高一在二中跳了个历史最低,她就觉得臊得慌。

    有点想装生病。

    跑完步下来,她捂着肚子装病了,“秦墨,我不舒服,你帮我请个假吧。”

    女生唇红齿白,特别是跑完步后脸颊绯红,一脸健康相。

    秦墨挑了挑眉,“老婆,你装病逃考试?嗯,就算这次不考,老师也会找你出来单独补考。”

    说完有些好奇,跑步都跑了,没道理简单的跳远要装逼。

    老婆有事瞒他了。

    温夏一听要单独就歇气了,也不装逼了,咬了下嘴唇,小声警告道:“秦墨,等会你要是笑我,我们就离婚!”最后两个字咬重了一些。

    听见这话,秦墨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十几秒后,他弯下腰凑近她,“老婆不会是二中历史最低,只跳了0.8的女生吧。”

    他知道这件事是体育老师嘴里说出来的,他有事没事就拿这事安慰班上的女同学:没事,比二中0.8的那个女生好多了。

    他对这件事有印象是因为0.8米确实让他很好奇。

    是什么人只能跳出0.8米。

    原来是老婆大人。

    温夏:“……”

    他怎么知道。

    她极力否认,“才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跳0.8米,我劈叉都能劈一米多。”

    说到这里她有点郁闷,她劈叉都行,为什么双脚并拢,立定跳远不行。

    对上秦墨含笑的眸光,她心里憋了一口气,等会她一定不能跳0.8米了。

    下一秒,她一脚踩上秦墨的脚尖,随后“哼”了一声就走了。

    一群男生目睹了“家暴现场”,潘森“啧啧”道:“秦墨也有今天。”

    “表妹奴。”

    霍邱用三个字总结了一下,看着秦墨被踩了一脚,反而更高兴了,他脑子一抽就道:“你们说我踩秦墨一脚他会不会笑?”

    这次不用潘森嘲讽他,权强抬手对着他假扇了两下,“反手就是一巴掌,让你认清人生的现实。”

    顿时其他男生“哈哈”发现了。

    潘森半开玩笑道:“那是人家秦墨的女朋友,你是什么,你是矿山的黑煤炭。”

    “滚。”

    霍邱最近打校队篮球,整个黑了不少,又道:“老子这才叫男人。”

    “哟,开荤了啊?”吴波对着他挤眉弄眼。

    “他开荤,开牙刷差不多。”潘森“哈哈”大笑的嘲讽了一句。

    霍邱踢了他一脚,“你不一样?小处男!”

    这时,统计好所有学生跑步成绩的体育老师吹了哨子,随即手指了一块空坝,示意到那边进行立定跳远考试。

    男生跳玩后,女生才跳,秦墨这厮是个变态,仗着腿长跳了2米6。

    秦墨看着自家老婆猥猥琐琐的排在七个女生狗,她哪点小心思,他不动脑子都知道。

    大概是想没多少人看,丢脸会少丢点。

    他忍俊不禁,以他对体育老师的了解,等会肯定会吹哨集合。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dingtxt.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