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末日呢喃 > 第三十章 灾难过后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udingtxt.com
    A ,最快更新末日呢喃最新章节!

    【任务档案:波斯湾连环谋杀案

    【档案等级:最低级

    【已查明死亡人数:310人

    【已查明被寄生者:211人(2人为护**成员)

    【受损评定:c级

    【任务状态:结案,凶手已被清除。

    --------------------------------------------------------

    虽然说这件案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很多高层都觉得此次事件非同寻常,应该就本次事件进行一场讨论,救赎应邀参加了本次会议,他将马塞尔安置到了别处,而后便开始参与这场名副其实的批斗会。

    “光是被那个寄生能力者炸死的人就近一百!而且死的人都是我们的技术人员!你知道招募一批管理者有多麻烦么!?”一名将军质问救赎道:“虚空救赎,你是全世界最强的能力者,为什么要用那么原始的方法战斗?你是在隐藏什么吗?你若是利用能力早些解决战斗,我们根本不会死这么多人!”

    “你要知道,我的能力不确定因素过多。”救赎解释说:“到时候死于非命的可能不止百人。”

    “行!暂且不提你的能力。你们特别行动组一共五人,居然被一个如此孱弱的能力者耍的团团转......我现在不由得质疑起你的能力了。”另一名女官员发言道:“而且,受损评定居然到了c级!如果你每一次任务都伴随着如此庞大的损失,我们将不会再信任你。”

    “你是在愁军费么?赔偿问题我自会想办法解决,护**不会因为军费问题犯愁。”救赎叹了口气:“不过。你们这群人真是让我无法接受,一群说话冠冕堂皇,满口官腔的蠢货!你们信不信任我,与我有何干系?比起我的任务,你们的任务有什么进展?你们查到了崔晓贤的动向了么?”

    “虚空救赎,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将调查员差遣到了世界各处,但是你要清楚,崔晓贤的部队神出鬼没,世界各地都有目击他们的报告。”

    “哈!笑话!神出鬼没?”救赎嗤之以鼻:“告诉我!你如果有阿修罗四足陆战坦克,你会把它怎么运输?那么大的东西,全世界到处送?简直笑话!知道么,你们的调查员都是这么干活的:到一个地方,问问当地老百姓最近这里有什么异样。如果老百姓说有异样,好,调查完毕,收工领赏!”

    “你又不是调查员,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怎么工作的!”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救赎骂道:“你又不是调查员,你懂个屁!”

    一场对骂即将开演,现场一片喧嚣,可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传了出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路。

    “哈哈哈!”一阵爽朗清脆的笑声从台上传了出来:“啊哈哈哈哈~”

    “这声音......”救赎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慢慢地看向了声源。

    一个女孩正把两条腿放在会议桌上,笑嘻嘻的鼓着掌。

    那女孩身穿浅粉色的运动装,虽然她的个头不高,但是这衣服却恰到好处地凸现出她匀称纤细的身姿,女孩的动作虽有些轻浮,但这样反而让人觉得她可爱。不得不说,她的样子的确妩媚;白皙透亮的肌肤如同青花瓷一般绚丽,金灿灿的卷发盘在头上,端正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细致地排出了绝美的轮廓。女孩全身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调皮又高贵的气质,带着两种极端感受。尽管她看上去的动作相当不雅,但是她的身影却如傲立的蔷薇那般自然,如同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活泼的生命力般真实。但最另人难忘的是那一双美丽的赤红眸子。如同红宝石般透亮,真是罕见的美丽。

    “桃乐丝·梦洛·赫克卡布洛尔留斯.....”救赎一口气说出了一串难记的名字:“你怎么在这里......”

    “嗯!?”女孩看救赎如此惊讶,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皱:“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么认生了!?”

    接着,女孩把腿从桌上放了下来,她站起身,一阵助跑,而后跳到了救赎身上,紧接着,她的四肢便死死地缠住了救赎:“哎呀呀!你不想人家,人家可是想死你了呢~”

    救赎一脸无奈,一阵芬芳的气息钻入了他的鼻腔,他赶忙打住了自己的慌乱,拼了命的把女孩往外推:“胸!你注意点!胸!贴到我脸上了!”

    “你不喜欢么!?你不喜欢么!?”女孩听了救赎的话,愈发狠命的蹭了起来:“我蹭蹭蹭蹭蹭......”

    “梦洛!梦洛!”脸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救赎愈发慌乱,他着急了,语调里难得出了点波动:“快停下,快停下!”

    “你叫我什么~”女孩依旧不撒手:“你以前是叫我梦洛么~”

    “......”救赎的脸变白了。

    “你叫我什么?好好想想你该叫我什么~”女孩蹭的更欢快了,轻盈灿烂的发丝略过了救赎的脸庞。

    “......洛儿。”救赎低声说道。

    “什么~听不见!”梦洛依旧不依不饶:“再不大声点,我就要亲你咯~”

    “洛儿!洛儿!洛儿!我叫还不行么!”救赎歇斯底里了:“为什么洛儿会在我们高层峰会啊!”

    “哦哦哦!”洛儿笑眯眯的松开了缠着救赎的手,那纤细的小手轻轻地抚着救赎那冰凉的脸颊:“哎嘿嘿~你抱抱我我就告诉你哦~”

    “不要得寸进尺啊!”救赎彻底爆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梦洛一副失望的表情,调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因为嘛~梦洛升官了~”

    “又升官了......具体是什么职位......”救赎喘了口气。

    “嗯~舰队总指挥官......”梦洛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某种意义上,我是你的支系上司哦~毕竟......”

    说着,梦洛突然把嘴唇贴到了救赎的耳边:“毕竟......众军之矛方舟舰属于舰队范畴......很遗憾,我又成了你的长官~”

    救赎刹那间无言。

    “很抱歉打扰你们两人的闲聊。”台上终于有人发话了:“我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啊~这个嘛~我会和他好好说的~”梦洛笑着挽起了救赎的胳膊:“散会吧散会吧~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说完,梦洛就自顾自的拽着一脸沉痛的救赎离开了会场。

    会场一片寂静。

    “让这些年轻人身兼要职,真的可以么?”有人问道。

    “没有问题,只是我们要多去忍受他们的锋芒而已。但就事实而言,让年轻人任职永远是利大于弊,他们虽然不好掌控,但这不意味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是啊......而且就我们的研究来讲,能力者的智商与思维广度都远远胜于一般人,他们的大脑可比我们的好使多了。”

    “......”会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哈哈哈~”梦洛开心的抓着救赎的手:“今天我们一醉方休~”

    她拽着救赎穿过了废墟,穿过了廊道,穿过了议会,最后......撞到了华胥瑶身上。

    “......”华胥瑶被撞的生痛,无言的看着面前的小金毛,不知该说点什么。

    “......”梦洛看着面前的黑长直,一脸疑惑,她正等着这个小黑毛向她敬礼道歉。

    “......”虽然华胥瑶有些尴尬,但她突然看到了梦洛身后的救赎,救赎在此,吓得华胥瑶赶紧敬了个礼:“长官好!”

    救赎呆滞的看着华胥瑶那极不标准的军力,伸出了手纠正起了华胥瑶的动作:“我都说了,指冲眉心,手掌平放,为什么你从小到大都不懂这么简单的动作!?”

    “抱!抱歉!”华胥瑶打起了哆嗦,也不知她是受宠若惊还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认识?”梦洛问到。

    “我们俩认识......我介绍一下。”救赎对着梦洛介绍起来:“这位叫华胥瑶,是我的副官。”

    “哦~”梦洛上下打量了一下华胥瑶:“还真是个美人......”

    “真......真的吗?!”华胥瑶一脸绯红,受到表扬让她有些飘飘然,不过下一瞬间,她突然发现了问题:梦洛的手正紧紧缠着救赎的胳膊。

    “......救赎,这家伙是谁?”华胥瑶瞬间变得一脸严肃。

    “她叫做桃乐丝·梦洛·赫克卡布洛尔留斯,叫她梦洛就好了,某种意义上,她是我的直系上司。”救赎叹了口气。

    “什么嘛~”梦洛嘟起了嘴:“人家明明一直都是你的上司!”

    梦洛说着,又用了用力,把救赎的胳膊再次贴近了自己的身体,现在的两人,可谓是紧紧地挨在了一块儿。

    华胥瑶看到眼前情形,瞬间进入了暴走,她猛地将梦洛推开,而后占据了优势位置,护住了救赎。

    “救赎,我觉得这家伙非常危险,她想要用美人计攻破你的防线!救赎,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我们特别行动组可不能被外人践踏!”华胥瑶说着一堆意义不明的话,救赎听的是一头雾水。

    “华胥瑶,我和梦洛很久以前就认识,她就是这样的人......”救赎用手捂住了华胥瑶的眼睛,然后慢慢地将她推了开来:“你有其他事情要做吧?快去忙吧!”

    “不不不!”华胥瑶突然来了劲:“我作为副官,有义务把长官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不不不我完全不知道我陷入了什么危机......”救赎又是一脸发懵。

    “哦~”梦洛似乎发现了点东西,她戏谑的看着华胥瑶:“你难道......对救赎有~意~思~”

    “!”华胥瑶的情绪刹那间被点燃,她慌了神,开始不明所以的自语起来:“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救赎!真的!他摸我手的时候我从来不会开心的!真的......”

    救赎倒是对这态度相当明了,他很早就知道华胥瑶对自己有好感,但他不打算去捅破一个少女的玻璃心,所以他也没多在意,趁着华胥瑶和梦洛胡闹的功夫,他径自溜走了。

    “唉......”救赎觉得自己很累,但就算这样,他依然要去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海岱......”救赎恶狠狠地挤出了这个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