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末日呢喃 > 第十五章 分歧
    A ,最快更新末日呢喃最新章节!

    “啊,你是答应过我。”肖鹰放在嘴边的水杯放了下来,眉头紧锁着:“告诉我,是谁?我一定要逮捕他,还回我的声誉!”

    “首先,关于47号囚犯......”海岱笑了一下:“他是被暗杀的。”

    “这我知道,47号早都死了。”肖鹰抿了一口水:“我更想知道是哪个家伙把我打晕,动手干掉的47号。”

    “据我们所知......动手的人......”海岱咬了咬牙,不知为何一脸愁容。

    “是谁?”肖鹰急迫的问着。

    “是我。”海岱指了指自己,然后紧紧地闭着眼睛,好像内心十分痛苦,但他嘴角的弯度却仿佛要笑出来似的。

    “行了别闹。”肖鹰甩了甩手:“快谁是真凶。”

    “真的就是我。”海岱这次反而懵了一下:“当时是我执行的任务。”

    “别逗了。”肖鹰摇了摇脑袋:“你怎么可能杀人。”

    “唉......”海岱拍了下脑袋:“当时你是不是听到了47号拘留室传来了声音?”

    “......”肖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然后你抽出了你的手枪,前往了那附近的拘留室对吧?”

    “......”

    “你想看看拘留室内什么情况,不料刚刚到铁门门口就被打晕了是吧?”

    “......”肖鹰低下了脑袋。

    “我就用你那把手枪干掉了47号,然后你便被怀疑了。”

    肖鹰沉思了一会儿,继而把手中的水一饮而尽,皱紧了眉。

    在一旁听的华胥瑶终于理解到了什么,用一副同情的目光看着肖鹰:“难道......你就是那个被海岱打晕的警卫......”

    肖鹰缄默不语,而海岱正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希望能从他身上找些乐子。

    “这个特别行动组......”肖鹰的手紧握着水杯,抬起了头,一副质疑的目光看着海岱:“性质莫非类似于杀手公司?”

    “杀手公司?不是的,我们只是暗地里维护社会安定而已,而且也没人雇佣我们,收入全靠其他能力者的帮助。”海岱笑了。

    “我还以为是怎么改变世界呢......也就是像这样干一些偷鸡摸狗的杀人勾当么?”肖鹰愤愤道。

    “毕竟我们并不是一般的武装部队。”海岱摊开了手:“而且也不是偷鸡摸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建立在大量调查基础上,再了,如果当时我们不杀掉他,估计他早都已经逃脱成功了,你们警察是转不来这活的。”

    “我们警察转不来?”肖鹰僵硬的笑了一下:“如果像你这样胡闹的人少一些,我相信我们警察什么活都玩得来。”

    “我胡闹么。”海岱露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胡闹的不是我啊。我从来不想胡闹。”

    “我真应该把你抓走,你的行为纯属杀人。”肖鹰直勾勾的盯着海岱:“难道你的脑袋里就没有一道德观么?”

    “你我没有道德观念?”海岱反问道。

    “难道不是么?”肖鹰瞪着他。

    海岱有些愤怒了,原本他只是想找些乐子,不曾想会发展成这种情况,面前这个人的思维方式和自己的完全不是一个版本,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肖鹰。

    “他也是要被枪决的。”海岱斜睨着肖鹰:“反正他都已经死定了,何必在乎一两天?更何况当时你们肯定是留不住他的,我帮你们免去了一起越狱案件,有什么错?”

    “你还真是眼中无法啊,在他上刑场之前他都是本市市民,拥有同样的生存权,如果谁都和你想的一样,世界早都炸了,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

    “眼中无法?天啊别逗我笑了,你不也是?当时杀了雯雯的爸?”海岱讥讽道:“当着女儿面杀了她的父亲,好意思我?”

    恶毒的语言刺激着肖鹰的大脑,他拼命的压着自己满腔的怒气。

    “别和我混为一谈,我杀的是个死人!你干掉的是个活人!”肖鹰压低嗓音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每个人都是有人权的,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你利用法律之外的手段剥夺他人的生命,这都是谋杀!法律是人人平等的,哪怕它所针对的是一个被判死刑的杀人犯!”

    “谋杀?你的法律不是人人平等么?死人也是人啊,这么你也犯了谋杀罪?口口声声什么法律?法律有什么用处?它能挽回那些无辜的死者么?在危险中它能保护那些一般民众么?笑话!你别迂腐了,不就是杀了个人么?有什么好怕的?以后跟哥混,十步杀一人~”海岱拍了拍肖鹰的脸:“当时你八成是想独占雯雯吧?对吧?只是当时你没有想到他们都死了对不对?爱美之心人人皆有,但是为了个女孩就去搞死自己的老丈人,是不是太黑了些?”

    “你这家伙!”肖鹰的脸涨得通红,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你这是强词夺理你知道么?我告诉你,就你刚才的话,你必须给我道歉。”

    “道歉?我凭什么道歉?老是什么杀人杀人杀人我都听腻了,白了你不就是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慰藉么?你......”

    “你胡够了没有?”华胥瑶终于看不下去了,抬起手来狠狠给了海岱一拳:“你怎么能这么话?”

    沉默。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海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吓了一跳,这一拳算是让他清醒了过来。

    “华胥姐......”肖鹰愣了愣,也觉得刚才有些失态:“抱歉......我不该吵的......”

    “你没有错。”华胥瑶斩钉截铁般的对肖鹰道:“是因为他,胡起来没个头!”

    月光静静的撒满着大地,映着三个人的面庞。看得出,海岱现在的神情有些恍惚。

    “我是有闹过劲了......”海岱揉了揉脸,眼神透着一股哀伤:“抱歉啊。刚才是我不好,我是不应该那么。原谅我肖鹰。”

    完,海岱过了转身,向电梯入口走去。

    这时的海岱,身影显得十分的单薄。

    沙漠只剩下两人。海岱走后,两人无言沉默了。

    “不要生他的气。”华胥瑶打破沉默,安慰道:“有些时候他总会恶言相向,对谁都这样过几次。你没事吧?”

    “没什么......”肖鹰一副泄了气的表情:“但我还是认同不了啊......”

    “你认同不了很正常,毕竟肖鹰经历的和你比起来完全不同,你们的世界观不一样很正常。真的。”

    “这和经历过什么不重要!”肖鹰看着华胥瑶:“重要的是......”

    “做好你自己就行。”华胥瑶打断了他的话:“我们是追求不了尽善尽美的,但是我们能追求问心无愧。”

    “......”肖鹰沉默了。

    “我们回去吧。”华胥瑶道:“你还难受么?”

    “我没事了。走吧。”肖鹰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沙尘。

    “英格莉德应该做好菜了,饿了么?”华胥瑶笑道。

    “是有些饿了。”

    “那快走吧,别耽搁了。”

    沙漠彻底宁静了下来。

    “海岱?”英格莉德轻轻唤着。

    “什么事?”海岱急着把一块肉往嘴里塞。

    “你的脸......”英格莉德指了指海岱那浮肿的脸颊:“怎么整的?”

    “这个啊,被人打了一拳,好疼啊!”海岱做出一副伤心的表情。

    “一会儿我帮你处理一下吧。”英格莉德笑道:“利用我的能力提高你伤处的新陈代谢,很快就能好起来哦!”

    “啊哈哈哈那就麻烦你了!”海岱笑着,抚摸着英格莉德的脑袋。

    英格莉德也情愿被海岱爱抚,笑眯眯的贴在他的身边。

    “华胥瑶。”餐桌一觉的救赎靠近了华胥瑶:“海岱脸上那一拳是你打的吧?”

    “噗!”华胥瑶喷了出来,四个人的注意力全部集向了她。

    “华胥姐?”海岱看着她:“没事吧?怎么突然喷饭了呢?”

    海岱的语气仿佛没事人一样,刚才的一切好似全没有发生,他现在的样子和平时那个吵吵嚷嚷的海岱别无二致。

    “没事没事!你们快吃吧!快吃吧!”华胥瑶慌慌张张的擦着桌子,而后偷偷的问救赎:“你怎么知道是我打的?”

    “直觉,我可不是利用他脸上的伤口推算出来下拳力量和拳头大的。”救赎摸着身旁的马塞尔,接着声道:“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华胥瑶摇了摇脑袋。

    “和肖鹰有关吧?”救赎接着问。

    “你怎么知道?”

    “直觉,我可不是因为看他闷闷不乐才这么的。”

    “这两人吵了一架......”

    “因为什么?”

    “没什么......”

    “是不是因为海岱告诉了肖鹰关于探查47号囚犯的行动详情,然后肖鹰不乐意了,认为这是场谋杀,于是就吵了起来。”

    “所以你怎么知道......”

    “直觉,我可不是因为以前听过海岱要告诉他这件事才这么想的。”

    “你这不是都知道了么......”华胥瑶有些害怕起面前这个人的洞悉力了。

    “海岱最后肯定扯到雯雯那件事情上了,对不对?”救赎用筷子夹起了一块菜花,放入口中。

    “为什么你知道的比我都多?”

    “直觉,我可不是因为知道海岱对肖鹰的了解也就仅限于雯雯了,如果吵起来架,海岱只会拿雯雯那件事情做素材。”

    “你呀......何必问我呢......”华胥瑶感到十分无奈。

    “谢谢你告诉我哦。我有机会会和他们谈谈的。”

    “我告诉你什么了......”华胥瑶内心中吐起了槽。

    “啊对了。”英格莉德仿佛想起了些什么:“救赎,吃饭前我接到了护**传来的档案,我现在就去下载给你拿来。”

    完,英格莉德一阵跑,离开了餐桌。

    “走的还真是时候。”救赎放下了筷子,对着一桌人道:“我在想......”

    “嗯?”肖鹰抬起了脑袋。

    “怎么了,救赎?”海岱问道。

    “有个问题我想不通。”

    “什么问题?”海岱笑了:“救赎还会有问题?”

    “有很多。”救赎摇了摇脑袋。

    “什么问题呢?”肖鹰问道。

    “我在想,如果人类是唯一一种拥有意识的动物,那么主导我们的生命的东西应该就是意识了,而其他动物不具备意识,都是靠本能主导自己的灵魂。对吧?”

    “是啊,怎么了?”华胥瑶也听了起来:“然后呢?”

    救赎接着道:“我们知道,意识是后天得到的,如果是这样,那我们每个人都将是与众不同的个体,对吧?”

    “双胞胎除外,双胞胎基本都很像,接受的教育也差不多。”肖鹰端起了饭碗,猛地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哈,这个倒是真的,孪生的一对应该会很像。”救赎看向了海岱:“既然我们每个人都与众不同,但为什么,我们却是社会性动物呢?我倒是觉得人类选择独行生活会更好一些。”

    “那怎么能行呢?”肖鹰道:“人可不能承担那种低等生物的生活方式,人类懂得合作才能进步啊。”

    “合作?为什么合作?”救赎接着问道:“一个人生活不了么?”

    “当然可以,但是一个人很难干出一番事业啊,如果人类真是独行生物,那我们的科技得倒退三千年。”海岱笑道。

    “明明是不一样的人,有什么好合作的?”救赎皱着眉头。

    “所以人们会沟通啊,圣经上不是记过一段么,人们要建巴别塔,耶和华怕他们沟通交流之后什么都能做到了,就打乱了人们的语言,让人们四散开来吗。”海岱接着:“救赎怎么了?问这问题?以后退役了要去当社会学家么?”

    “不是这样的。”救赎摇了摇手指:“不过既然你到了旧约圣经,我就好好和你吧。”

    “旧约圣经是什么......有两种圣经?”肖鹰有些迷茫。

    “你的应该是旧约的第11章。”救赎回忆着:“变乱人们的口音不是因为神害怕人类的全能,而是因为在那种浮躁的世界里,人们为了彰显自己的荣耀,而把神给予的给忘掉了,那段讲述的意思是,在自负虚伪的世界里,就算是有语言人们也无法交流的,当你面对一个利欲熏心的人时,我相信你就算和他能交流,也不会去交流,不是么?”

    “你这么一,还真是......”海岱沉思了起来。

    “你们在什么呢......”肖鹰一脸迷茫。

    “我的意思是。”救赎看向了肖鹰:“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都不一定相同,交往中,如果仅仅是因为对一件事的体会不同的话,那一定是因为没有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所以我想啊,若是那人并非和你不是同道中人,而你们却无法理解对方,那你们是该好好和他推心置腹促膝长谈了。”

    “救赎......”华胥瑶静静地听着,而后伏在救赎耳边声道:“我没太听懂......”

    “没给你听......”救赎简短答复道。

    “你是在我和海岱么?”肖鹰问道。

    “你们什么?”救赎拿起了筷子。

    “没什么......”肖鹰示意救赎没事。

    “那快吃吧。”救赎指了指餐桌。

    肖鹰和海岱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表态,看了对方一会儿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低下了脑袋,继续吃了起来。

    “没白。”救赎心想着,又夹起了一块菜花。正当救赎要吃下筷子上的那口菜时,英格莉德风风火火回来了,救赎不得不再次放下了筷子。

    “救赎,这是护**新发来的文件。”英格莉德一路跑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

    “嗯,麻烦你了。”救赎打开了文件夹,看着文件中的内容。

    接着,救赎的眉头紧锁起来。

    “怎么了?”华胥瑶问道。

    “出了状况。”救赎把文件浏览了一遍后,往桌子上扔去:“你们看看这个。”

    “什么东西?”华胥瑶拿起了那份文件。

    “维斯**头,侦测到强烈辐射,整座城现在已经陷入了巨大的辐射中,辐射半径一百一十五里,辐射源半径十五里内已确认不可能存在幸存者了。总之,整个城市现在暴漏在辐射中,核弹这种旧社会的高污染武器我们早都不用了,这应该是能力者导致的。我们得去调查一下。”救赎指了指文件上的监控照片。

    那是一个在辐射源正中心被辐射的警察,他的嘴扭曲着,眼睛膨大碎裂凸起,身体已经被辐射至全熟。

    (铺垫彻底做完,从今往后,特别行动组要开始破谜案了,第一卷要上正菜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iudingtxt.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