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末日呢喃 > 第十一章 无罪方可安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iudingtxt.com
    A ,最快更新末日呢喃最新章节!

    在特别行动组沙漠基地,四位成员围在了一起,在他们面前,有一个陌生的面孔坐在椅上,这个陌生人是被海岱抓来的。据海岱在凌晨时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拥有1级能力波形的家伙,就开走一辆越野车擅自把他抓了回来。

    “我叫肖鹰,一米八五的工薪族男儿,以前是青港城最大的警局的一名巡警。”坐在椅子上的生面孔自我介绍着。

    “肖,通也,鹰,鸟也,你难道是鸟?”海岱打起了茬。

    “住口你这疯狗男!”肖鹰瞪了海岱一眼。

    救赎敲了一下海岱的脑袋,示意他不要话:“我们是超自然研究所的成员,因为看见你做出了很多不平常的举动,所以抓你过来盘问盘问。”救赎信口胡诌了起来,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当今世界,了解能力者存在的人群,也就只有特种部队、高层领导和能力者本人,救赎这样做,是打算让他自己招出实情,而后再考虑是否应该亮出身份。

    “唉......了估计你们也不信,不过硬是要讲的话,我想应该从我昏迷那次讲起,本来我的日子好好的,结果发生了意外,那一天我正在巡逻,听见了某拘留室有动静,刚到那拘留室旁边,我就被里面的人抓着领子打晕了。”

    “噗噗噗!”海岱没忍住,哼哧地笑了起来。

    “很悲惨吧?很倒霉吧?很奇怪吧?我知道你们一定很想笑我,你们也不要藏着掖着了,和他一样一起笑出来吧。”

    “我们不会嘲笑你的。”英格莉德:“继续吧~”

    “哦谢谢你关心我。”肖鹰继续着:“当我从眩晕中清醒过来时,我已经被关到了审讯室,翟黎星警长亲自审问我。”

    “他们为什么审问你?”华胥瑶问道。

    “哈哈?为什么要审讯我?他们居然我是杀人凶手,那天我去的拘留室发生了一起命案,而我就昏倒在一旁,凶手早已经不知所踪,我可是被害者啊!被害者!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抓我!”

    “噗噗!哈哈哈哈!!!”海岱笑的不能自已:“让我一个人笑一会儿!!!”

    “不要理他。肖鹰,你继续。”救赎看向了肖鹰。

    “没人听我的诉讼,我被冤枉了。”肖鹰捂着自己的脸:“那一天,警长亲自问我话,光是“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这一句话,翟警长就问了我不下百遍,这种可怕的折磨持续了整整三天啊!三天啊!三天啊!三天我只能坐着,听着他们的审讯,吃着难吃的盒饭,还有那味道超级诡异的饮料!那是麝香咖啡么?真难喝!”

    肖鹰顿了顿,仿佛是在回忆一些什么:“再后来,我被释放了,可是他们仍不信任我,解雇了我,只让我带走了我的警棍,我在那一天变成了无业游民,不过,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发现了我奇怪的地方。”

    “你是怎么发现的呢?”华胥瑶问道。

    “且听我慢慢道来,那是发生在我被解雇当天下午的事情......”

    “那一天,青港城刮着五级的风......”

    “好大的沙尘啊......”我心想着:“这真是倒霉的一天。”

    我想去买些吃的,这几天的盒饭酷刑让我实在难受,我拿出我的钱包,搜刮出为数不多的一零钱,数了一数。

    “只有一百一十五块六......”我当时便明白,如果想吃得好,只能露宿一晚了。

    心灰意冷的我走向了青港城的胡同里,在那里,建筑群紧密,我可以暂且避一避风沙,一路上,我在想我今后的道路该怎么办呢?现在很难找的工作的,难道我只能用手上的警棍打劫学生了?

    越想越烦。

    找到了一处差不多算是干净的地方,我坐了下去,三天来的劳累让我浑身无力,不知怎么,睡意涌上大脑,我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冷风吹得我直打颤。

    “买吃的吧。”我如是想着,打开了钱包。

    钱包里出现一张白条,上面似乎还写了些字,我赶忙打开看。

    “你真可怜,全口袋就一百一十五块六,我以为你还有私房钱藏在鞋子里内裤里,结果搜遍你全身都找不到分文,你肯定是刚刚被辞退,真是倒霉啊,哥今天就不带走你的钱了,千万别想不开,看开,你还年轻,路还长,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

    我一身感到恶寒,在我昏睡期间,有一个男人摸遍了我的全身,然后留下了这封伤感的信?真是恶心啊!

    不过紧接而来就是一阵伤感:“我连偷都不如了......”

    我砸了一下墙。

    “大哥哥!大哥哥!”一个萝莉冷不丁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喊的肯定不是我......”我如是想着,准备离开。

    “大哥哥!”萝莉抓住了我。

    “你是?”我惊讶了一下:“找我么?”

    “是啊!就是找你!”我面前的萝莉拽着我:“哥哥,雯雯想让你帮个忙!”

    “没空,要办什么你自己去。”完,我向胡同外走去。

    “大哥哥!求求你了!”萝莉又一次抱向了我,她紧紧的拥着我的大腿:“雯雯找不到能帮雯雯的人!大哥哥!求求你帮我一下!”

    我不想搭理她,现在我很烦,真的,我真的很烦,于是乎我拖着她,一路向外走去。

    “你影响到我走路了!”我盯着她:“再闹我就用警棍抽你!”

    我这一盯,出了问题,我有些动摇了,天啊,这个天使真美,仔细一看,那漂亮的长羊毛卷,那清亮飘逸的身姿,那雪白的皮肤,还有那一对惹人怜的眸子,我最喜欢她的那酒窝,真是太美了,她穿着一袭水手服,眼神里带着诚恳的请求,天啊!这活脱脱是一个梦幻系萝莉!这活脱脱一个天使!轻轻一嗅,仿佛能闻到她身上的清香!这孩子不上美若天仙,但也算得上貌撼凡尘了,这世上怎会有人拒绝如此可爱的女孩的请求呢?

    可问题是我喜欢成熟女性。

    “放开你的手!”我甩起我的腿,想把她挣开。

    “不要!”萝莉紧紧地抓着我的腿。

    “放手!”

    “不要!”

    我努力地想把她甩开,可是根本做不到,她十分用力的抓着我,仿佛抓着悬崖上的救命稻草。

    “这人,真是有病,抖腿玩。”一旁的行人看着我窃窃私语道。

    “这算什么?行为艺术么?”

    “他碰到电闸了么?”

    “这人是精神病吧?”

    听到路人的评论,我怒了,注意力从萝莉身上移了开来,抬起头,盯着那些评论的路人。

    那些人看着我盯着他们,吓了一跳,转而疾步离开了。

    “你这家伙!”我盯着那个萝莉,这个罪魁祸首!

    “这不怪雯雯!”萝莉泪眼婆娑的看着我:“雯雯只是想让哥哥你帮个忙......呜呜呜......”

    “......”看来是逃不掉了啊,我无奈了。

    “你先别哭!”我十分不耐烦:“这样吧,你先陪哥哥去吃饭,哥哥饿得难受,吃完饭之后,再帮你的忙。”

    “真的么?”萝莉停止了呜咽。

    “真的真的。”我拍了拍她的脑袋:“就去那家快餐店吧。”

    我们俩就那样走向了快餐店,那会儿,我也没察觉到任何异常。

    “两份a套餐,再两份橙汁。”我在服务台餐,而她站在我旁边。

    “先生,两份套餐,一个人可能吃不完吧?”服务员看着我:“我推荐您选择b套餐+吃组合,实惠量也足,而且也不必单饮料。”

    可能是没看到我旁边这个萝莉吧。

    “不必,两份a,再来两份橙汁,顺便开一下发票,谢谢你。”

    “客气了。共七十五元。”

    “哝。”我递给她钱。

    “收您八十,找您五元,您的餐齐了,这是您的发票,祝您用餐愉快。”

    “谢谢。”

    我和萝莉找到了一处安静地,默默地吃了起来。

    “嗯!”她吃了一口汉堡,眼神里露出了光:“雯雯好久没吃过东西了,这味道真是让雯雯怀念!谢谢你哦大哥哥~”

    “不用谢的。”我大口吃着手中的鸡腿:“那么你有什么事情呢?”

    “在这之前先让雯雯自我介绍下!”萝莉放下了手中的汉堡。

    “雯雯今年十二岁了~雯雯的全名是龙倩雯,这个名字是雯雯的妈妈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寓意是......”

    “我叫做肖鹰。”我打断了她的发言,一句一个雯雯真是受不了。

    “肖鹰?”她疑惑地着:“肖鹰......”

    “怎么了?”

    “肖谐也,鹰者鸟也,鸟,以后雯雯就叫你鸟好了~”她天真的笑着。

    “噗!!!”我一口果汁呛了出来。

    这可是一般男人都忍受不了的嘲讽。

    “你丫的文言文和妄想水平还真不错!”我擦了擦嘴。

    “真的么?雯雯可是看过好多书的!”她撅起了嘴,挺起了完全没有任何容量可言的胸脯。

    “真是个萝莉啊......”我无奈道。

    我们俩吃完了饭,走出了店门,狂风卷着沙,像刀子一样蹭着我的脸,本就干燥的脸更觉得难受了,不过一旁的萝莉似乎没什么反应,倒不如,风沙似乎对她没有什么作用,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种保护她的**,她那单薄的背影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此刻我下定决心,要帮她的忙。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要让我帮什么忙了吧?”

    “好的。”她顿了顿,严肃的看向了我:“雯雯想让你去赶走一个人,他总是在雯雯家附近闹来闹去,雯雯一家都不能安眠了。”

    “就这事?”我没想到这么简单,一般扰民问题还是很好结局的,以前我当警探的时候也常处理这样的事情。

    “就这事情。”她头。

    “怎么去你家呢?”

    “雯雯的家现在在城外,那里已经变成沙漠了,我们得先到城市边缘,然后再沙漠中走上两时才能到雯雯家。”

    “啊,是听过还有一些钉子户不愿意从沙漠中撤离。”我没多想:“你家在哪边?我记得荒漠居民集中在南郊。”

    “雯雯家得往北面走。”她指了指城北的方向。

    “哦,那我们得先坐大巴到城边。现在是十一钟,不出意外我们能赶上十一二十的末班车。”完,我牵起了她的手,向车站走去。

    她的手,凉到不自然,好像尸体.......

    我给了我自己一个耳光:“我在想什么呢?”

    “鸟哥哥,你为什么要打自己呢?”她担心的望着我。

    “没什么,只是因为我刚才想入非非了。还有不要叫我鸟!”

    “唉唉唉?明明那么好听!”她无不沮丧。

    “一都不!”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希望她能暖和一些。

    “鸟哥哥的手真是暖和。”她羞涩的笑了一下。

    “别叫我鸟!”

    我们俩一边愉快的谈着,一遍向车站走去,不知为何,周围的人总是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果然,像我这样的渣男带着一个超级美女总是会引起怀疑。

    跟她在一起,时间仿佛过得飞快,没怎么多等,大巴便来了,我拿出两元钢镚,投入了投币机。

    “伙子,你钱投多了。”司机看向我:“后面的乘客,你们给这个伙子一元钱。”

    “哦?”我愣了一下,不过仍然接受了下一位乘客的一元钱。

    找到座位后,我看向了身边的萝莉:“你是因为身高不够才不用买票么?”

    “才不是呢!”雯雯嘟起了嘴:“我一直都能买票的!雯雯可是一米五咯!”她又一次挺起了那完全没货的胸脯。

    “那为什么......”我问道。

    她一脸寂寞的表情,默默地看着车窗外。

    “抱歉......”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没有啦~”她笑道:“怎么可能有人因为被问‘为什么不用买票’生气呢?”

    “你没事就好,我看你刚才有些惆怅的样子。”

    “没有啦。雯雯可没有伤心哦。”

    我一直紧握她那冰凉的手,冷彻心扉,她的低温甚至传染到了我,我的手都感到些许冰冷了。

    “哦!抱歉!”她突然反应过来:“我的手是不是很冷?”

    “啊,没关系的。”我:“我还想给你暖和暖和的。”

    她的脸咻的一下红了:“妈妈......不能随便和陌生的叔叔牵手......”

    “难道你妈妈告诉你可以找陌生的叔叔帮忙了么?还有刚才你不是叫我哥哥的么!?”我内心吐起了槽。

    不久之后,我们到达了沙漠区域,离开了城市那坚挺的路,我们在沙漠中挺进,那天的风好大,能见度不过五米,不过就算这样,那萝莉仍然不为所动的坚定向前迈,有几次,我甚至要看不见她,最后,都得是她走慢些来配合我的速度。

    “鸟哥哥你可真是慢!”她抓着我的手:“雯雯今天本来回家就晚......”

    “别叫我鸟,还有能见度这么差的情况下你是怎么认清路的?”

    “对于像雯雯这样的人来,找到归宿地是一种本能的行为。”

    “......”我没有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仍然跟着她往前走。

    就这样走了不知道多久,我们走到了一栋建筑的残骸。

    窗户、屋这类东西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断壁残垣。

    “这是你家?”我惊讶道。

    “是的,这就是雯雯住的地方。”

    “打扰你们的人呢?”我问道。

    “是这样......”她低声:“打扰我们的人就是雯雯的爸爸。”

    风呼啸的刮着。

    “雯雯的爸爸......”她开了口:“他是个坏家伙,为了钱,他什么都做得出来,雯雯和妈妈为了他费劲了心思,可他满脑袋只认准钱,当年妈妈年轻,以为爸爸是一个好人,结婚之后才发现,爸爸是个大骗子,就连之前举办婚礼的钱,都是爸爸挪用公款来的,当时的公司不想把事情闹大,也没有让他吃官司,只是辞退了他的工作,并且要求他还钱......”

    “后来呢......”我问道:“然后怎样了?”

    “爸爸为了钱用尽了一切手段,他不去赚钱,却总是抢妈妈的钱,他会去妈妈的工作单位擅自领走她的薪水,妈妈他两句,他就动手打人,不得已,妈妈招来了律师,要求与爸爸离婚,并且威胁,如果不离婚,将会与他在法庭上见面。爸爸明白自己要败诉,败诉的话每月都要给我们母女俩人送一笔赡养费,没办法,只好同意了离婚的要求。”

    “那不就没事了么?”我道。

    “完全没有没事啊,爸爸妈妈离婚后,雯雯和妈妈就搬家了。”她垂着脑袋,继续着:“再后来爸爸找到了妈妈,妈妈当时念旧情,给了爸爸一大笔钱,结果爸爸尝到甜头了,像这样寄生在了我们身上,他要钱次数越来越多,迫不得已,我们只能不停搬家......”

    “然后呢?”

    “然而他仍然能找到我们,有几次爸爸没能成功要到钱,居然守在我学校门口,”

    “你快从这里滚出去!趁着雯雯还没回来!就当是我求你了好么?”那破烂不堪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是妈妈!”一旁的萝莉道。

    “我只是想回来看看我女儿嘛。”一个不紧不慢男音随之传来:“干嘛这么排斥我?看看自己亲闺女有什么错?”

    “快上去!”我和萝莉登上了那残破的楼梯。

    我放慢脚步,打算看看上面的情况。

    尽管整栋楼已经破烂不堪,但是仍有一扇门遮挡着我的视线,我把门推开一个缝隙,看着里面的情况。

    一个嘻嘻笑着的男人坐在那开线的沙发上。

    “你快给我回去!”一旁的女人想要赶走他,却没有那个能力。

    “别性急嘛~”男人露出那龌龊的黄牙。

    “我不是过了不要再缠着我们了么!!”女人喊着。

    一旁的萝莉紧紧地抱着我,颤抖着,我明白,我有义务帮她。

    “两句又怎样?”男人背靠着沙发靠垫,翘起二郎腿。

    “给我滚!”

    “你如果让我走,我就在门口等着,雯雯总是要回来的,你不和我话,我就找她话~”

    “不要去找她!”

    “那就让我在这里呆着。”

    “来去,你不过是想要钱!”

    “你怎么能这么?”

    “你一分也别想得!”

    “随你怎么。”男人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风沙吹进了房间里,但两人完全不在意。

    “给你钱,你快给我走!别在雯雯回来之前还呆在这里!以后都不要再来!”

    “都不要再来?这我可保证不了。”男人慢条斯理的道:“我可没要钱哦,是你非得给我的。”

    罢,男人把钱揣入了自己的口袋。

    “还不快走?”

    “为什么,我还没见到我的女儿呢!”

    “我让你走!”女人拽着男人的胳膊。

    “你这婆娘还敢动手?”男人恶狠狠地把女人推倒在地,继而举起手来想要打女人。

    “不准再打妈妈了!”身边的萝莉没等我上便冲了上去,张开双手,护住了她的母亲。

    男人和女人都愣住了。

    “雯雯?你怎么......”她的母亲无不惊恐地看着她的女儿。

    “哟!我的女儿又漂亮了!”男人用他那满是烟味的手摸着萝莉的脸:“这么好看,再过几年就能赚钱了!”

    “你胡什么?”女人恶狠狠地看着男人。

    “实话啊,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细腻的皮肤,而且这身材,定成大器,肯定能招揽一大堆客人,知道么?现在的男人都喜欢买下这种未成熟的女孩,紧致又水嫩,到时候我也会常来光顾的~哈哈哈。”男人满嘴吐露着他那污秽的**。

    “你给我去死!”女人起身,冲向了他,结果男人招她腹一拳,女人便瘫软下去,昏倒在地。

    我实在忍不下去了,从门口站了出来:“你这混蛋!”

    但是意外的是,除了萝莉看了我一眼,其他两人仍不为所动,仿佛在他们的耳际里根本没有我的声音。

    真是让人不爽!我按耐不住了,怒火涌上了心头。

    “给我收敛一些啊!”愤怒的我给了男人一记勾拳,他被我一拳打翻,跪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嘴。

    “你这家伙......”男人看向我:“你是谁?”

    “青港警视厅第四大队巡警!肖鹰!”我响亮的喊出了我的名号,虽然那是过去时。

    “你这混蛋!”男人摸了摸脑袋:“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什么了?”我仍然很愤怒:“你还是人么?你活脱脱就是条虫!榨别人的血,亏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儿!”

    “好?”他阴沉的笑着,声音空洞沙哑:“你看看你口中所的好女儿,现在是什么样子?”

    他的声音怎么变成了这样?我突然紧张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传上我的大脑,后背一阵阵发麻,直觉告诉我,有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

    我转过头,看向了那只萝莉。

    那一幕,让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哥哥......”她发出了哀怨的声音,这声音,嘶哑,无力。

    原本的萝莉已经消失不见了,那美丽的长卷发,酒窝,细腻的肌肤,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怀的景象。

    “雯......”我瞪大了眼睛。

    凹陷下去的眼眶嵌着干瘪的眼球,散乱的枯发,几近腐烂的身体散发着难闻的味道,那一身水手服,沾满了黄褐色的污渍,一把晃晃的厨师刀,在了她的腹上。

    “你......”我惊讶道:“是雯雯么?”

    “雯雯知道......雯雯现在......很恐怖吧......”她嘶哑的声音问道:“雯雯的记忆全部复苏了,所以雯雯才会变成这样......但是雯雯恳求你了......雯雯死后的每一天,都在重复着这样的事情,你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次的轮回.....才让我们回想起来这一切......这是雯雯的诅咒,每日都在轮回雯雯被刀刺穿的那一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很痛......求求你,让我们安睡吧......”

    “那一天!这个女人差没杀死我!”男人那令人厌恶的声线再次响起:“可是还是我机灵,干掉了那个臭婆娘,结果这个不还来送死!可惜了,当时如果能做得再好一些,我不仅不必被判死刑,还能拿着我这个可爱的女儿赚钱~”

    男人抬起了头,血淋漓的血肉块黏在他那阴森肮脏的尸骨上,那腐烂的瞳孔盯着我看,实话,我感到十分恐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必须放手去做,我要让雯雯安息!

    “我就不问你是怎么看清我们的了......”男人站直了身子:“反正你都得死!”

    他向我冲了过来。

    我还有警棍!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想到就做到,我掏出警棍,狠狠照着他的脑袋来了一记,骨头破碎的声音夹杂着风声切实的传了出来:“怎样?”

    “没用的,你是没法杀死一个死人的!”完,男人一拳击中了我的胸口。

    这一拳着实不轻,但不至于让我丧失战斗力。

    “区区一个死人,这么大的力气......”我愤愤道。

    我再一次甩起警棍,狠狠抽打着他的关节,每一次击打都能确保打断他的骨头,但是真的像他的那样,我是无法杀死一个死人的。

    “没用的!”他又一次给我来了一记,这一次,我有些吃不消了。

    “你这混蛋!”我愤怒道:“活着不让人安宁,死了不让人安息,你可真是......真是个瘪犊子!我肖鹰最看不起你这种人!我日你祖上十八代!”骂完,我再次冲上去,用尽全身力气向他的脖颈处挥去,可是这次的攻击仍是徒劳,在警棍击中他前的一瞬间,他用他那血肉模糊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警棍。

    “哈哈哈!”他起一脚,用膝盖撞击了我的腹部。

    这一下对我来可真是要命,以前在警官学院学习的时候,可没有学习如何忍耐疼痛。

    “再来一下试试?”他又接连踢了我几脚,踢在了我的腹上。

    我拼命的想要站起来。

    “还不给我死?”他用尽力气,狠狠踢向了我的胃。

    一口灼热的液体从我口中呕出。

    我实在战不动了,全身瘫软。

    已经使不上力气了。

    浑身只剩下痛觉了。

    胃好疼。

    手也好疼。

    “难道我什么也做不到了么?”我惋惜着。

    心也好疼。

    “哥哥......”她轻声的着,尽管她已经面目全非,但是她那纯真的气质仍然从她的骸骨中流露出来:“不要勉强了......这是雯雯的宿命,你快跑吧......”

    宿命?我肖鹰不信这个邪:“怎么可能!让我看着你受苦难,然后我一个人苟且偷生!?”

    “能遇到你......雯雯已经很知足了......”她轻声道:“雯雯很久没有品尝过汉堡包了......”

    “你特么怎么可能就满足了!”我内心又一次涌动起了怒火:“吃个汉堡就满足了?吃了破薯条就开心了?为了这破玩意就要付出永恒的代价挨刀子么?你仿佛是在刻意逗我笑雯雯!你以为这么就会让我打消救念头么?你以为这么我真的就会逃走么?你太天真了?”

    “雯雯一身腐肉,有什么挽留的价值?”她无不悲哀的。

    “腐肉?”我愤愤道:“不要这么妄自菲薄啊!”

    我再次给腿脚续上力气,拼了命站了起来,走向了雯雯,确切的是雯雯的尸骨。

    “你才不是腐肉!”我一字一句的。

    继而我拥抱着她。

    “唉?”她轻声惊讶道:“不要这样啊!雯雯会把你弄脏啊!”

    “是我太笨,这一路上我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行人的私语我没听懂,快餐店的服务员的态度我没看懂,公交车那么明显的事情我都没明白,哪怕我紧紧握着你的手,我也没感受到真相,我真是笨......”

    “哥哥......”雯雯轻声啜泣起来。

    “喂!你子!”男人不耐烦的道:“和我女儿在一起每分钟十元的哦,你得结账!”

    “别再胡了!”我决定赌一把:“你这人渣啊啊啊啊啊!!!”

    我拔出了插在雯雯胸口的那把刀,既然活人的东西对他造成不了伤害,那死者的遗物能不能伤害他呢?赌一把!我用这把刀刺向了那个男人:“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

    男人不为所动,仿佛再告诉我,你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不过他也只能安逸到这里了,刀子插入了他的侧身,他浑身颤了一下。

    “呃!”男人四肢痉挛起来:“怎么可能?”

    有效!我内心窃喜,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没有反抗余地了。

    速战速决,我抽出那把刀,下着最后通牒:“你完了!”

    继而拼尽全力,将拔出的刀更用力地往男人身体里刺入:“让你感受一下,你那罪行所带来的痛苦!”

    完,我握紧了刀,再次刺入了他的胸口。

    “啊啊!”男人痛苦的喊着,不过那扭曲的脸又一次露出了狰狞的笑。

    “没用的......”男人微弱的:“我会借着这次死亡,真正的安眠......”

    “你错了。”我纠正他:“这世上,只有无罪者方能安眠,你是要下地狱的。”

    男人那肮脏的眼神突然硬直起来,口大大的张着,仿佛看到了魔鬼,不一会,他的尸骨彻底不动了。

    “雯雯......”我看向了身后。

    “谢谢你......鸟哥哥。”

    “都了别叫我鸟......”

    “雯雯这份骸骨也不想久留了。雯雯困了......”雯雯残破的手指向了自己的身体。

    “雯雯......”我总感到一阵心酸。

    再一次,我紧紧的抱住了她:“雯雯......知道么,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你我在一起时间不长,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你,喜欢你那气质,那语气,还有你那繁琐的第一人称‘雯雯’,我真的都很喜欢!”

    “哪怕雯雯变成了这样你也喜欢么?”

    “喜欢。”

    “知道雯雯不是生者也喜欢么?”

    “同样喜欢。”

    “谢谢你,愿意去帮雯雯......”雯雯的声音突然变了回来,像以前一样甜美。

    “那就让我用最好的面庞离开你吧~”她露出了脸颊,这次她的模样不再是骸骨,而是像早些那样的身躯,漂亮的长羊毛卷,清亮飘逸的身姿,雪白的皮肤,加上一对惹人怜的眸子和那对酒窝,她轻轻的吻了下我的脸颊:“谢谢你!愿意去爱雯雯!”

    完,她一阵跑,伏在了她妈妈身边。

    “妈妈还是没有醒来呢。”雯雯抚摸着她母亲的长发:“不过没关系,很快我也要长眠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了进来,映衬着这栋残破不堪的房屋。

    “再见啦~鸟哥哥~”雯雯灿烂地笑着,冲我挥了挥手。

    “都了别叫我鸟啊雯雯!”我也挥手道别。

    刺眼的曙光照耀着沙漠,阳光刺到了我的眼,我下意识用手遮蔽了一下,再次张开眼,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雯雯的吻所留下的温度仍在我脸颊,我坚信这是她存在过的证明。

    肖鹰用手轻轻抚摸着雯雯曾吻过的地方。

    “呜呜呜.......”英格莉德拍着肖鹰的肩膀:“一定还能再见面的吧?还能再见的吧?”

    “没想到,这个故事这么感人......”海岱擦着眼角。

    “是啊,但愿你们能再会......”华胥瑶背对着大家,拼命地含着眼泪。

    “肖鹰同学,能不能接着一下之后的事情?”救赎似乎对接下来的事情很好奇。

    “接下来的事情就他妈好了!”肖鹰激动了起来:“老子往回走的路上,突然横过来一辆越野车,差撞死老子不,车上还他妈蹦下来那个疯子!他看见我就像饿狼看见羊!呼啦呼啦往我身边撞!天啊!这疯狗当时都四肢着地了!然后他抓住了我,带我过来给你们讲故事。”

    “这样啊。”救赎沉思了一会儿。“知道么?你这个能力并不是你特有的,世界上有很多像你这样的人,我们被统称为能力者,而你,拥有最高等级的能力系数,听你刚才所,你似乎丢了工作,如果你对我们的工作有兴趣,欢迎你加入,如果你不加入,我们也不强求,让你明白你并不孤单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能力者是什么?”肖鹰疑惑地问:“我这种情况是获得了超能力?”

    “是的,你是一名能力者。同时我们四位都有能力,比如那边那个背过身去的姐能够读心,也可以让能力者丧失能力,你口中的疯狗男可以复制他人的能力,也应该能复制你的能力。”

    “那你有什么能力呢?”肖鹰看着马塞尔:“难道那团黑乎乎的家伙就是你的能力?”

    “我的能力不太好解释。”救赎啧了啧嘴:“怎么样?想不想加入我们?”

    “如果和那个疯狗男在一起,我不干!”

    “可是他把你带来的哦,如果他不在你现在可能正发愁呢。”

    “唔......一下工作内容,还有工资。”

    “工资是一张空白发票,我们每个成员都有,你往上随便填数字,填多少都有人给你兑现。”

    “真的么!?这么好的工作?”肖鹰两眼放光:“具体是做什么呢?”

    “这个简单。”救赎淡淡的笑了一下:“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我干!”

    “欢迎指。”救赎伸出了手,紧紧地握住了肖鹰。

    寒暄过后,救赎道:“你的能力应该是通灵,但我个人认为你的能力就是把别人的思维模式具象化出来,而后利用这......”

    “好了救赎!”海岱拍着救赎:“别这么不近人情啊!”

    “哦......”救赎不再发声了。

    今日,特别行动组迎来了新的成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