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九鼎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846章 该收尾了
    厅内的气氛变得凝重而压抑,所有人的目光都沉沉落在孙途身上。他们想要高声斥责孙途的大逆不道,居然敢威胁当今储君,还有没有一点君臣间的尊卑之别了。可是,在面对他那双带着几许嘲讽和淡漠的眼睛时,他们的话终究无法出口,此人的胆子可比他们所想的要大得多了,再说任何话语都无济于事!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孙途笃定平静的表情后面也藏着担忧,他也怕事情最后一拍两散啊。因为他甚至比赵恒更想要活捉那些无忧洞贼匪的头目,他们身上还藏着师父被杀和周雄下落的线索谜底呢,一旦真让这些家伙遁逃,再想找到真相可就千难万难了。

    不过孙途刚才那强硬的态度已彻底迷惑了眼前君臣,也让他们完全忽略了某些摆在明面上的东西,此时他们只关注一点,该不该做出妥协?而这一切,其实也不由他们做主,只在太子赵恒的一念之间。

    赵恒很清楚,这已是他这些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了,他实在不知道一旦错过了今日,再要等上多久才有能拿捏住那些奸佞权臣的把柄。而到那时,自己还能继续当太子吗?一种紧迫感已袭上心头,让他虽然恼怒孙途的态度和要挟,却又不得不退让并与之合作。

    总算他还是有些城府,多年的太子生涯也让他习惯了隐忍,所以很快地,赵恒脸上重见笑容:“越侯当真是一心为民除害,如此看来,倒是让孤有些自惭形秽了。”随着称谓上的改变,两人间的距离迅速拉远,本来他还真有拉孙途到自己这边,成为强大助力的心思呢,现在却早已消散。

    孙途却只作不知,看着他道:“看来太子已改变主意了?”

    “你刚才说的好啊,除恶本当务尽,岂能因为有所顾虑就作出保留呢?那就照越侯你的意思来,借此机会,一并将那些遁入地下的贼匪全部铲除,一切都由你来做主,如何?”

    “殿下英明,正该如此。还请殿下予一份手令或是凭证,臣自会安排三处衙门之力对地下的贼匪进行清剿,不使他们脱逃漏网!”孙途立刻答应,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此时的他已经很清楚了,刑部也好,街道司也罢,那里主事之人其实只听取太子的意思行事,所以必须先拿到他的信物。

    赵恒心中发恼,但脸上却依然是笑吟吟的,当下就给那个老人点了下头:“就烦请先生你写一份手令交由越侯去办吧。孤也有些乏了,就先回去等候消息。”此时的他已经再没有兴趣知道接下来会是一番怎样的局面了,因为一切都已偏离了自己原先的计划。

    那老人极其不满地盯了孙途片刻,终究还是拿过了纸笔为孙途写下了一份手令,并用上了一方四爪龙纹的小印——五爪金龙代表的是天子,而四爪龙也只有太子这样的皇家子嗣才能得用,已足以说明手令的主人身份。

    孙途接过这份手令,又仔细看了里头的内容,这才笑着抱拳:“如此,各位就只管等着好消息吧。”说完,不作任何耽搁,便迅速转身离去,只留下厅内君臣人等个个面色发黑,却又无可奈何。

    等他下得二楼时,秦桧和狄鹰扬便迅速起身看了过来:“侯爷……”楼上的争论虽未传下来,但只从刚才有人送消息上去久久不下来,就可知道事情不小,两人自不可能真就在二楼坦然吃喝的。

    孙途冲他们一笑,点头道:“事已办妥,我们这就回去把后面的事情给做了,也该到收尾的时候了。”把为祸东京多年,让多少官员都拿他们没有办法的无忧洞贼匪连根拔起,对孙途来说,似乎只是一件举手可成的小事而已!

    在他们三人走出李家酒楼时,后方不远处,已有不少部下肃立等候着了,从把消息传递过来,这些亲卫就没再回流芳居,因为他们知道只要那在贼人巢穴中发现大量尸体的结果报上,自家将军就一定会尽快出手除害。

    看到这二十来个亲信部下,孙途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敌人就在前方,你们可敢随我去走一趟吗?”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刀山火海,万死不辞!”这些人几乎同时大声回答,声音远远传去,直入酒楼,让里头的不少人都为之动容,这气势可真是太强了,百人都难比啊。

    “那就出发!”孙途说着,把那份手令交到了狄鹰扬手上:“你和会之这就去往见刑部和街道司的人,让他们照我之计行事。告诉他们,这也是太子殿下的意思,让他们不要有任何的顾虑!”

    狄鹰扬只扫了一眼手令里的内容,精神更是一振,随即就大声答应,与同样神色兴奋的秦桧一起翻身上马,然后匆匆而去。酒楼窗前,狄虎臣看到了这一幕,这让他的心不觉咯噔一下,老九这么一闹,可就把自己和整个狄家都给拖进去了呀。

    有那么一刻,他都后悔让老九去刻意亲近孙途了,毕竟这个妹夫干的事情可太大了。但随即,狄虎臣又接受了这一切,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只有寄希望于孙途能成事了。至于太子这里,那就留待将来吧。

    在他怔忡间,急促的马蹄声起,然后迅速远去,却是孙途已率人直奔向了朝阳门,天色不早,可不能再拖了!

    ¥¥¥¥¥

    大宋商业发达,这不光是表现在各种商人和店铺众多,货品玲琅满目上,也体现在其各地商道和为商人出行便利而衍生出来的相关产业上。比如说沟通南北东西的水陆要道就如蜘蛛网般遍及全国,让各地货物的往来运送变得极其方便,再比如说除了一些自家本身就兼具着商人和运输身份的商行外,还有专门为了运送货物或客人去往指定地点的车马行也是极度的繁荣发达。

    虽然是在千年之前,但大宋的道路运送系统已经相当完备,几乎每一座县城都已开设了私人的车马行。这里不但可以让人轻松雇佣到远行的车辆驴马,而且还能让远行之人住宿打尖,有时比官方的驿站更要方便些。

    而作为大宋国内政治文化和商业的绝对中心,东京城内的车马行更是数量繁多,光是东边几处城门附近,大大小小的车马行就足有七八家之多。位于朝阳门前的平安车马行就是其一,平日里的生意也是相当不错。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这间平日里客人来往不绝的车马行内里却隐藏了一个极大的,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个一直以来笑脸迎人,八面玲珑的车马行掌柜赵平居然还有着另一个让人恐惧而愤怒的隐藏身份——无忧洞二当家的。

    在赵平的运营下,这些年来已有不下五百被掳劫的幼-童女子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出东京,然后转卖他方,给他们带来了极其可观的收益。而他的手段其实说来也颇为平常,不过就是在运送货物出京的车内设下夹层,将人藏在其中,便可躲过官兵搜查,轻易送出。因为他和当初的顾家商行一样,也早就把朝阳门这里的城门守卒上下关系全打点通了,断没有人会查到他家车队头上来的。

    这样的事情他已做了多年,早已驾轻就熟,也从未被任何人察觉过。这让赵平以为今后也能一直这样太平地干下去,直到某日自己赚够了钱再洗手不干,过上富家翁的好日子。

    可今日,不知怎的,他的心绪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不安,虽然明明这几日因为天气原因不可能再有相关买卖,可看着外头阴沉的天气,他心中紧张的情绪却是不断增加,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出现一般。

    “莫不是这就是所谓的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我也到了要收手养老的时候了吗?”在派出几个亲信却未曾带回城内其他人的回音后,赵平心情越发紧张,自嘲一笑后,就决定去和大当家的谈一谈,看有什么应急之策没有。

    要说起来,他是真个佩服大当家的,别看他年纪比自己小了不少,但无论心性手段都要远超自己。尤其是他能通过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机会从而搭上那几个贵人,使自己兄弟从低谷迅速爬起来的本事,就是自己远不能比的。

    现在的无忧洞早与当初那些小打小闹,如过街老鼠般的小贼不一样了,兄弟们都能住进环境不错的巷子里,互相有照应,不但不怕官府查问,反而受他们保护,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大当家的领导有方啊。

    唯一让他有些感到理解不了的,只有大当家的实在太过小心谨慎,除了自己等少数几人,其他兄弟都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有个大当家是无忧洞内兄弟的真正主心骨。

    最近这几日,大当家突然就住进了车马行后边的院子里,也不知又筹谋着什么妙计。不过这也好,现在自己觉着有了难处,正好找他参详一下呢。

    就在赵平来到大当家所住的屋子前,想要敲门时,外头却陡然响起了一阵呼喝,随即又是砰的一声响,竟是店前门板被重物砸裂的声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iudingtxt.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